张家玮专访:我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发布时间: 2019-01-25 15:39 
分享到:

Peaceful days宮崎誠 - TVアニメ『ワンパンマン』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ONE TAKE MAN」

优画君:


“我不是王小波,

却喜欢他浪漫的句子。

我不是张家玮,

却喜欢他如诗的画。”


他,被朋友们称为“治愈系艺术家”;他,内心趣味盎然;他,游刃于文学、美术、诗歌与音乐之间,创作着自己的作品以及自己的生活。今天,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他的最新作品,聆听他亲口讲述作品中的故事。



优画君:家玮,我非常好奇,为什么周围的人们把你称为“治愈系艺术家”?

 

张家玮:

 

谢谢,首先要祝福优画网,在9102年(笑),三周年茁壮成长,欢喜迎新~

 

一直以来,我在思考,究竟绘画有什么意义,绘画的价值在哪里?

 

或许,是到了一个时间阶段,

发现到子时,已经不能熬夜了。

发现到冬天,不得不穿秋裤了。

发现感冒了,多喝水是好不了。

发现踢足球,已经跑不了全场。

发现保温杯,总想要放点枸杞。

发现山盟海誓,都被樯橹灰飞烟灭了。

发现童年玩伴,都要陪孩子写作业了。

 

发现多年不联系的好友,

一打听,都已经去世了几个月了。

吓着浑身直哆嗦,我前几天没认错人?

留下手机里,永远打不通的电话号码。

 

到此刻,已经不是单纯考虑绘画的问题,

虽然在深夜,我敲下这些字,些许沉重。

但这些是真心话,以前还会有所隐藏,

现在要更真实一点。

 

好,说一点开心的事情。

前几年,因为自己经历过身边的朋友,患上焦虑与抑郁障碍。我也是尽自己所能吧,帮她们走出困境,用了很多的方式。无论是自己去看了一些医学的书,拜访各大名家。

然后学着熬药、算卦、运动、阅读、音乐、还有绘画等等方式。

 

这样的契机也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今后的创作,可以对别人有更多的帮助,或许是可以持续去完成的一些事,这样也挺好。最近慢慢的在构建,我称呼他为“治愈美术作品分析”这样一个框架。然后再18年的硕士毕业展中,以“雨唤湖痕”这么一个名称,粗浅的呈现了出来。

 

抛开其他层面,单纯说做展览对作者自己会有一个好处,在展示中,能直接暴露出自己的很多问题,这些往往是一个人闷在工作室中所无法察觉到的,最近也是不断的琢磨的一个大方向吧,大致是这样。


黄耳 展览现场

 

优画君:接下来,聊聊望仙犬吧。这组作品为什么会以狗为主人公,又为什么叫“望仙犬”?(这个名字让优画君想起了古老神话里会吃月亮的天狗~o(╯□╰)o~)

 

张家玮:然后有一些狗狗的形象,也是在这之前和几位爱狗人士一起在商量,每个人用不同的角度,来描绘这样一个即是熟悉,其实又很陌生的生灵。

 

有书家朋友,发挥了特有的文学功底,书写了很多常人不太了解的“犬学”典故。

 

有精通解剖学的工笔画朋友,展示很多常人看不到的品种与骨骼结构,也有通晓院体画风的朋友,也创作了一些平时我们不曾看到的一些形象。同时展览现场也做的非常有意思,以后可以细聊。

 

我对狗狗也是很有感触的,让我想起了童年城郊大狼犬的故事,还有当下大家很关注的流浪犬的一些问题,很现实的问题。然后自己也是这几年入宅之后,依然徘徊在三次元与二次元的中间摸黑地带。表现的形象可能越来越偏向个人口味,恶是邪道,萌即正义。大自就是这样。


望仙犬 二月二  布面综合材料   50x40cm 2018  张家玮作品 


优画君:好的,那听说家玮还专门为《望仙犬》写了一篇生动的文章,来诠释这个系列的主题。让我们一起来读一读这篇有趣的文章吧!


黄耳、望仙与旺财

 

晋朝的诗人陆机,养了一只爱犬,取名叫“黄耳”。陆机常年在当时的京城(洛阳)当官,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来自家乡苏州寄来的书信,他很担心,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天,陆机开玩笑地对黄耳说:“你能带着我的书信去一趟家乡,把那边的消息带回给我吗?”黄耳很开心,摇摆着尾巴。陆机立即写了信,装入竹筒,系在黄耳的脖子上。黄耳顺着专给马车通行的驿路上,日夜不停息地赶路。远在苏州的家人看到黄耳带来的信,十分欣喜,写回信给陆机,并封闭好装回竹筒。黄耳立即上路,这一路翻山越岭,直奔京城。这其间的距离相隔几千里远,来回需要五十天的时间,而它仅仅用了二十多天就到了。后来黄耳去世,陆机埋葬了它,取碑名为“黄耳冢”。

  

这段故事,记载于南朝文学家任昉所编写的《述异记》里,“黄耳传书”的故事,久而久之,成为一段佳话。其中纪录了一个动荡年代,从一只名犬的轶事而折射出的思乡之情。谈到爱犬,我这也想讲一段自己的故事:

 

在我三岁那年,在外婆家院子里,人生头一次看到有条巨大的狗,那大个子,站起来比我还高。大狗样子挺凶,见谁吼谁,一口獠牙跟恐龙似的,不过每次它见了我,好似就不吼了,乖乖坐着摇尾巴,有点像变形G1里的钢索,有趣。有一次也是胆子大,我小手就摸摸他伸出来的大舌头。家人忽见,吓着一把我拉开,气得大声呵斥,那时我还乐呵乐呵,觉得这一点儿不是什么事儿。但之后一段时间,我再也见不到这只大狗了。今天落笔,对大狗兄依然很想念,有时会幻想,狗兄是否已成仙而去。所以取了这名字:望仙。

 

常言道: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但这句话的背后,是否也可以这样理解:人的命运和狗的命运时常也有相似之处。这使我想起了周星驰先生的戏里,那无时不刻出现的旺财,这如同戏里男主角周星星一样,有着共同的经历与故事,这也是微微百姓的一个缩影。旺财可比不上名犬黄耳,毕竟是留存于历史名家的文赋笔墨中。当然,旺财也够不着我童年的望仙儿,这是封存多年的美好记忆。当我游荡在漫漫长夜中,却经常可以看到踱步街头的旺财们,这和电影里的旺财有着些许形似。或许,它们是昨天的黄耳,也或许,这是明天的望仙儿。

 

 

张家玮   戊戌暮春写于钱塘畔



望仙犬·月儿圆 纸面铅笔  38x26cm 张家玮  2017年作品


优画君:从你的画中能感受到音乐,想必你一定是个音乐控。和我们说说吧。如何才能通过作品唤起人们关于音乐的通感?

 

张家玮:

 

也好,贫僧找找书架上的唱片。


怎么说,我最近一直不太写那些文绉绉的话,也不敢大谈特谈什么艺术。居家出行,粗茶淡饭惯了。

 

记得自己在青春期综合征阶段,听力旺盛时期,对各种乐器都非常感兴趣,自己也很迷吉他、钢琴等等,但发现确实不是这块料子,基本放弃了。

 

但也是在当时,培养了对声音的品质的基础判断,这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很早以前就啃过一些非常难啃的唱片。肖斯塔科维奇算是入了门、然后就是勋伯格、梅西安,这些已经让我觉得是属于声音的极限了,有一句话:“时间到了尽头,不再有时间”。这是对梅西安十分贴切的评价。但当约翰·凯奇坐在钢琴边,用意念弹奏了《4分33秒》之后,这句话又要被推翻。

 

反过来说,一个有趣的美术创作者,有很多方面会形成一个整体。他的吃饭口味,他用的家具,他穿的衣服,包含他的阅读、呈现的音乐,所传递的价值,可以和各位形成共鸣。

 

举个栗子,你们带个耳机:

 

在2088年的月球:

在飞船舱梦中,听到了天国的声音,

天使和我在复古迪斯科舞厅里,

四周涂上了鲜艳的藤黄色,

迈着埃尔维斯猫王的脚步,

可以听首: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There's a Light - Khartoum


在1988年的东京:

在寒冷的冬夜,感受沐浴后的清爽,

烛火与水蒸中忽明忽暗的闪烁,

手中抱着一杯加咖啡的牛奶,

在玻璃的雾气上写字

可以听这首:

 On a Song

On a Songsakai asuka/Fabrizio Rispoli

 

在1788年的苏州:

进得园来,看画廊金粉半零星。池馆苍苔一片青。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可以听这首:

 牡丹亭·游园·皂罗袍

牡丹亭·游园·皂罗袍新乐府 - 新乐府|国粹Remix-调戏

 

话说,宋代汴京城,流传这么一句话,网红大V苏轼夸天王巨星王维,这样说道:

“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失眠,会有一颗小星星来陪伴(2)  30x30cm 木板油画 2017


优画君:真是令人羡慕的生活状态,每个幻想中的场景都能脑补出音乐来。如此这般,怎能不浪漫?怎能不有趣?下一个问题,家玮很喜欢给画作配诗,想必你也是一枚文学控。能聊聊这方面的情况么?


张家玮:

 

这刚好是最近在想的一个事儿,其实很多的画面和文字,如同生活的碎片一样。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平时做的梦,古人有一句话,叫:春梦一去了无痕。其实细细去回忆,有一些元素很有意思,有今天的经历,有童年的记忆,有前世的业障,有来世的福报。

 

如果把这些元素串在一起,会形成一个很有意思的画面。我最近通过分析梦,也问诊过身边的朋友做过的一些梦,有时还能预知和检查身体的各种毛病,比如说高血压、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炎等等。

 

这不是我在开玩笑,以后也是一个课题,贫僧常年接受问诊。

 

然后讲到画面与文字的碎片,最近刚好在准备写小说,目前有两部在进行中,第一部叫“孤山食谱”,顾名思义,讲宋代关于吃的故事。前面主要会上各种面食、饺子豆腐馒头等等,供各位下饭。现在刚开始写,在我的公众号里会不定期的拖稿式连载。(在这里打一个小广告,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Sangsang桑桑~)

 

另外一部的时间线比较长,涉及到悬疑惊悚谜团加轻松温情狗粮。背景会偏向近现代城镇风一些,和我以前写的一些碎片相连接。最近还在想人物设计的事,文字的色彩会比较京城老豆汁加西欧马卡龙一些。

 

基本就是近况报告一下。


夏日的汽水 50x35cm 木板油画 2017  张家玮 


优画君:家玮,读你的画我感受到你细腻而丰富的情感,你要表达的东西仿佛有很多很多,这其中的内涵需要人们用心细细体味。虽然绘画并不是语言能够完全说清的,但我还是想问家玮,在你的绘画中藏着“千言万语”,而你最想表达的是什么呢?

 

张家玮:

这样,我按照“孤山食谱”中的一个段子,打个比方吧。


出场人物:张三  大林木

地点:临安城 虎跑寺附近

 

在今年的最后一天,张三和大林木说:

「今儿我们吃刀削面吧。」

「行,烧个笋干肉丝刀削面儿。」

首先我们两人分别先去焚香沐浴一下,把身子擦干,漫步到厨房,大林木轮起袖子,掀开锅,大火生柴,倒入刚从虎跑寺井中打上的水,然后把泡好的笋干,大刀小切,片成像是吃蜀味串串的竹签丝儿一样细。

 

接下来就是片肉丝,说是肉丝,大林木却用前几天刚油炸过的豆腐干,小刀大切,削成牙签丝儿一样的细度。

 

传说这个是当年他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的师傅,在虎跑寺偶遇济公法师,传给他的一道秘籍。

 

看着是豆腐干,却能吃出黄焖鸡丝的味道。现在饭馆里,习惯把这道菜叫烧素鸡,但饭馆的味,怎么吃还是觉得是加了盐和味精的豆腐干,不厚道。

 

大林木做的豆腐干,可就不一样,横着啃竖着咬,还是一股黄焖鸡丝的味。就是这样一个道理,济公法师能边啃着鸡爪,边喊着酒肉穿肠过,佛祖在我心。凡夫俗子,有口福就好好好吃,别还想着什么东西在我心,这个学历和水平不达标,就找了一个借口,自我安慰。

 

话说回来,这不一伙的功夫,大林木又要使出第二个拿手绝活,叫做白条闹汤锅,名字俗了一点,动作可一点都不俗,可是帅呆了。

 

他举起打板子,两揉一拍,咚呲哒呲咚呲哒呲,把净白的面团,顶在他蹭亮的脑瓜子上。

双手拿着两把张小泉师傅打磨过的水果刀,定眼一看,锅中的水蒸气,估摸着,够下椒盐和孜然的温度了。

 

只看那白光一闪,大林木就像个机器人似的,欻欻欻欻的,那白亮的面片一下锅,那翻腾得,龙腾虎跃,就像电视上演的农奴翻身得解放,蹦蹦跳跳。

 

接下来的镜头就更绝了,他大刀从粘板上,把食材轻手这一刮,往后退了十来步,(眼下这个厨房真不小)手腕这一转、手指这一抖,细如薄丝的笋干和豆腐干,如同小李家的飞刀一样,滑翔钻入锅中,火花伴随的汤汁飞溅起来,巧了是,面条和菜在锅顶翻腾两米多高之后,又如高台跳水一样,丝毫不差的落回了锅中。

 

张三看着如此如醉,拍案称奇。

 

三下五除二,三碗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带有济公法师、张小泉、李寻欢等三位武林高人流传下来的技法,结合的孤山派料理特点相结合,映入眼前。奇怪的是,明明是两个人,却烧的三碗?

 

张三想了一想,便知他的用意何在。

于是端了一碗,小心翼翼的迈着猫步,径直走到了不远处,地藏王菩萨的佛龛前,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恭喜发财好运旺旺来来年发大财等各种吉象祝福语。

一口气念完九遍,就又蹦又跳的奔向了厨房,边跑边从胳肢窝里掏出了刚焐热的咸鸭蛋。

 

(此处剪辑掉两人吃面的特写和对白)

 

日暮西下,炊烟散尽。

大锅边,多了俩空碗,舔得一干二净的空碗。



不知看观读后,除了文字本身,是否有看出什么天机和门道呼?其实文字也好,诗也好,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用一件简单的事,去描绘很多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事。五味杂陈、江湖恩怨、儿女情伤、家国情怀,都在一碗面中。

 

以上究竟想说的是什么事,这儿我就不剧透了,欲知后事如何,反正一时半会没下文,就在桑桑Sangsang的公众号慢慢等吧。


属于你的画 水彩 75x45cm 张家玮  2018年作品


优画君:好的,非常感谢家玮。最后一个问题,家玮,有些艺术家追求鲜明的个人风格,而有些则不喜欢被单一的风格定义和局限,你属于哪一种?对于今后的艺术创作,你将选择怎样的路线?你认为你的方向在哪里?


张家玮:

我想想,都到了随身要带保温杯的年纪了,以后坚持冬天不喝冰汽水。然后继续保持禁酒令,不过熬夜这个事,实在很难戒掉,毕竟本寒舍只有电热毯、漫画和玩具手办。

之后还是继续持谦虚低调状态,才能对的起各位看观的赏识。

好好工作,好好做人。



王小波说:“我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优画君喜欢月亮,因为它看似高冷,其实纯真又美丽。张家玮也是一个热爱月亮的人,他也曾经创作过以月亮为题材的作品。而今天,在与张家玮的一番对话之后,优画君想对王小波的两个月亮作出重新的解读。一个月亮在天上,它象征着大自然本身温柔的样子。另一个月亮不在别处,它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希望张佳伟能够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不断地拥抱内心的风景,用最美的画,把它呈现出来。愿这皎洁的光,照亮你每一个夜晚,照进你的每一个梦境里,为你带来祝福。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