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见过的山水画,背后是于树斌在水墨泼写中寄托了一辈子的初心

发布时间: 2018-10-30 11:05 
分享到:

于树斌 《如梦春山》 69x138cm 国画山水 2013


上海秋意浓,去见于树斌老师的时候,正好是他忙着办个展的时候,家中一角,一幅幅画作正整装待发。他笑称家里两个人都搞艺术,没什么时间收拾房间。

 

但我们扫了一眼,空间开阔,书架满载,大幅画纸平铺,笔墨颜料在工作台上静默,四处都透露出不同于普通职工家庭的氛围,倒很符合我们对“一个画家该住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的想象:它必不是适合拍出完美照片的ins风,更像一个不拘小节、错落有致、大隐隐于市的工作室。


于老师健谈,说起创作经历和理念,似乎总也说不完:





专访于树斌:

胸中有丘壑,画里存山河



上大学之前,我对国画几乎一无所知。

 

我是黑龙江佳木斯生人,后来和家人搬到绥化,一直在绥化读书,小时候几乎觉得油画才是最伟大的画种,一点不懂国画有多好。我的老师有时候给我看国画,跟我说这画好、那画好,我也不太理解。


上大学后,前两年学基础、后两年再分专业,基础学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国画,通过上美术史课,才了解了更多的中国画,才了解了山水画的历史。才知道国画的境界。分班有三个选择,国画、油画和设计,前几届的学生说,美术系里的师资国画实力最强,老师配套,在这里学国画才能学到真本事。于是我选了国画。现在觉得这个选择太正确了,这是我一辈子的初心。


于树斌 《流水白云常自在》 69x138cm 国画山水 2013

 

我骨子里对风景、意境特别有感觉。另外,在大学期间感觉到画中国人物画特别受造型限制,所以认定这辈子就画山水画,大学毕业至今都以景为主,中间只有一两次和我爱人肖素红合作才破例画人物。


浙美进修:在艺术上得到最深刻的影响


我爱人89年、我是90年一前一后去浙美进修,这各自进修的一年,深深影响了我们的艺术道路,从东北能走到上海来,和这个是有关系的。我们当时那个进修班,大家来自全国各地,结业后到现在过了二十多年,联系下来发现大家都还在画画,这个机缘难得,于是我就促成了“问道水墨: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展”,每年办一次,现在已经有八年了。


我早期在山水画创作探索还在考虑用什么技法、材料,现在的体会是,境界、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和哲学——这些灵魂的东西有了之后,其他的一切随之而来。


在浙美也就是中国美院学习的时候,我临过那么多历史上的经典山水作品,一张画临十余天甚至半个月。在这之前一幅画我一天就画好了,但临摹之后我终于发现古人的伟大,临摹就是照着已有的作品画啊,我都花了那么多时间,人家创作的时候,到底花了多少工夫?


于树斌 《乾坤养太和 江山呈瑞气》 69x138cm国画山水 2014

 

在浙美学习时,对我印象最大的是陆俨少和卓鹤君。前几天潘耀昌教授为我写个展前言,就提到这一块:“陆俨少是传统与现代之间衔接与转换的纽带与桥梁,其作品的风神、气韵、境界足以激起他灵魂深处的共鸣,卓鹤君的灵性、泼墨加上形式构成,其气魄、胆略与精致完美的共存,材料工具性能淋漓尽致的发挥,传统笔墨与现代语言的巧妙结合等等,都令他印象至深。”


(聊起《于树斌山水画集》)这本画集是2015年年末做的,前面是一些名家写的评论文章,中间是我的作品,后面是我自己的文字内容,包括我自己这么多年的感受和经历、学画的道路和思考以及我发表的论文。


收录的作品分为三大块,第一阶段“现代探索”,此时期的作品和传统的水墨画完全不一样,时间跨度在90年到我来上海之前,画了十六七年。


第二阶段是一个过渡阶段,从现代回到传统。这个时期的风格和我后面的联系就紧一点。我在总结里写了,从现代回到传统,叫做“理性回归”。这是经过很多思考之后,不是想回归就能回归了,没有船的时候怎么下海捕鱼,我只有借船,积累了实力,再来造自己的船。因而这一系列的画里能看到陆俨少、卓碧君的影响。


我创作的第三阶段,叫做“水墨泼写”,泼是很自由洒脱、不具体的,我把泼出来的效果叫做“人为的天然”,也可以说是第二自然,虽然是人力所为,但也不乏天趣盎然,气象宏大。


于树斌 《天淡云闲 溪声入梦》 69x138cm 国画山水2015


但如果就只是泼,那人人都能完成这个步骤,说不定小孩子泼的更好,因为这纯粹是材料相遇后的自然反应。人文的、理念的东西,以及我们传统的手法、美学、哲学怎么渗透进去?这才是更难的部分。


所以后来就有了“写”,“写意”的写,国画就讲究写意,和“泼”巧妙结合起来,泼出来的是自然气象,你如何把这个气象用好?这就考验“写”。所以,我现在的作品,很难找到类似的,我到现在还没发现谁的作品和我一样,正如潘老师给我写的,“开创了水墨泼写的新模式”


水墨泼写:找到属于自己的中国画


2011年的时候,我前面做了那么多尝试,就开始想,是不是可以尝试泼墨和写意的结合


泼出来的肌理和墨韵如何利用?可能一些画山水的人一看,泼出来的肌理等现象很脏,一定要去除,但我恰恰认为那是对我的画面很有用的东西。用笔画出来的是笔墨功夫,手头功夫和内心意象的表露,泼出来的偶然与画出来的必然结合。水墨淋漓的感觉是没法画出来的,泼墨的纸上作画有一定的难度,往哪块画、怎么画需要很多年的经验积累才能实现。

 

我泼出来多少张,就能画出多少张,没有一张剪裁,也没有一张浪费的。我知道有同道或朋友,泼墨后看哪块效果好,只取那一块。而我逼着自己,无论泼出什么样,都要画出完整的作品。


 于树斌《山曲》 69x138cm 国画山水 2013


泼,除了肌理和墨韵以外,也改变了习以为常的构图。它千变万化,完全打破公式化、套路化,构图奇绝,你在平时是想不到、看不到的。偶然泼出来的效果利用好了,就成了很有价值的部分。画面里,不仅仅有传统的线条,还要有点线面、形式构成、现代因素,使山水画创作加入创造性的语言。

 

泼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最终会成为一幅什么样的画,因为我画的过程不是从画草图勾小稿开始,而是根据泼出的画面生发,是无中生有,全靠你的修养。一个画家,要有使命感,我们画画不是自己在玩,要对中国的绘画、水墨山水画有所贡献、有所突破、有所发展。在思考创作的时候应该站得更高,不是站在上海这一处,只在自己、身边的朋友这样的小圈子转,而要看到全人类,站在世界的角度来审视要怎么画、往哪儿画。

 

我不能只是模仿西方,而应该让自己民族的绘画得到丰富发展。我在山水画探索阶段,带着气魄和胆量想让传统中国山水画转型为现代,做了大量探索研究。在黑龙江展出我的现代山水作品时,身边的朋友都没见过。当时的创作没怎么想个人风格,只想着要有胆量,要有气魄,要让传统的中国山水画变得现代,那个时候我们说“现代”是有局限性的,那时正处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的85美术新潮,很多创作都有模仿西方的痕迹。

 

那个阶段,我每一张画都想不一样,绞尽脑汁在想如何做到不同,画得很不轻松,当时还没想到“自我”这一层。人一直在选择、在找方向,后来为什么往回走,那是整个中国画界经过动荡和燥热之后,开始反思,我也在想怎么找到“我”、找到“中国”。和西方的绘画趋同是没有价值的,中国画要找到自己的位置。

 

国画的特点和长处是什么?除了哲学和美学的内核,就是材料和工具。生宣纸和毛笔对中国画特色的形成非常重要,水墨在生宣纸上泼出的水气淋漓、墨分五色的效果,加上毛笔的功能发挥,才形成中国绘画独特的风格,这是与西方绘画完全不同,这就是我非常理性的选择。


于树斌《苍山入梦里》 138x69cm 国画山水 2014


我的作品应该是充满诗意的,每一幅的题目都是完成后根据画面效果而产生的。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回到家看这样的画,体会自然的空灵和美妙,被带入到自然的境界里,得到心灵的陶冶和满足。

 

你会发现我近几年的画风格越来越统一,因为我越来越重视个性的表达。那天我有个同学,在微信上跟我说,看到你的作品,不用看名字和提款,一看那画就知道是你的。我说,这正是我想要的,我的画到了任何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是我的。画家太多了,你如何找到自己?既要与众不同,也要画得好——这是我个人定义的“成功”。


于树斌



上海美术学院三级教授、硕导,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5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国画专业,获学士学位。1991年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曾任教于湖北十堰大学美术系、佳木斯大学美术学院。曾任佳木斯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03年作为引进人才调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任教并定居于上海。多次参加省、国家级专业展览并多次获奖,1995年、2005年分别于黑龙江省美术馆和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展。多篇论文发表于《国画家》、《艺术研究》等专业期刊。出版有《素描教学范例》、《全国美术院校高考指南——从照片到素描头像》、《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师作品集——于树斌》、《于树斌山水画集》。


口述 丨 于树斌 

采访 丨  xixi 小醋

编辑整理 丨 xixi 




于树斌山水艺术展将于10月23日到30日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出,欢迎前去观展,畅游山水国画的境界。



江山神韵——于树斌山水艺术展开幕式


由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美术学院、刘海粟美术馆共同举办的“江山神韵——于树斌山水艺术展”于2018年10月23日下午开幕,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为著名美术理论家潘耀昌教授,由优画网、上海墨颜印务等协办。


张培基先生主持开幕式

金秋十月,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时节“江山神韵——于树斌山水艺术展”如期举办。开幕式上刘海粟美术馆可谓高朋满座,名家云集。


本次展览开幕式由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张培基先生主持。张培基对本次山水画艺术展的画家于树斌教授进行了简要介绍: “ 于树斌的作品有北派的气象、海派的意韵、画作充满了力量和气势;充满着大千世界、万象风云,可谓江山有韵、江山有势、江山有神、江山有诗、江山如画。于树斌先生禀赋刚直,诲人不倦,画品人品如一,治学严谨。今天,我们大家齐聚于此,共同欣赏于树斌先生从艺近四十年以来山水画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成果,见证他辛勤耕耘所取得的满满收获。这是一个难忘的时刻,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开幕式上嘉宾名家云集高朋满座


展览开幕式由张培基先生介绍出席嘉宾,他们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院名誉院长、著名人物画家何家英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研究员毛时安先生 ;文化部艺术司近代美术研究委员会委员、著名美术理论家、上海美术学院博导、教授潘耀昌先生;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唐桂鹤;上海市文联副主席兼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秘书长韩陈青;上海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陈  静;国家一级演员、电影表演艺术家赵  静;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院副院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张 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收藏书画院院长宣家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原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廖炯模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委员、上海美术学院教授、博导杨清泉;中国国家画院实验水墨研究所所长兼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陈建辉;中国雕塑学会理事、上海美协雕塑艺委会副主任、蒋铁骊教授;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阮 俊。


学术支持:著名中国人物画家何家英先生致辞

学术主持:著名美术理论家潘耀昌先生致辞

学术支持:著名艺术评论家毛时安先生致辞

上海美院国画系执行副主任毛冬华女士代为转述唐勇力先生贺词

本次个展山水画家于树斌教授致辞

开幕式上,先后由著名中国人物画家何家英先生,学术主持潘耀昌先生,艺术评论家毛时安先生致辞,并由上海美术学院国画系副主任毛冬华代为转述唐勇力先生贺词,本次个展画家于树斌教授致答谢词,最后由上海市文联副主席兼美协秘书长韩陈青先生宣布“江山神韵——于树斌山水艺术展”开幕!


出席开幕式的嘉宾还有:上海美术学院国画系执行副主任毛冬华副教授、副主任贺戈萧副教授、陆志文副教授,史论系博导苏金成副教授,版画家徐龙宝教授,上海市出版协会艺委会主任、上海大学出版社副社长、编审张天志先生。东华大学服装与设计学院王国安教授。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艺术教研室王恬主任和策展人汪东东先生。同济大学雕塑家刘秀兰教授。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陈楠楠教授 。上海抽象画会许德民会长。自由撰稿人、艺术评论家葛本山先生。国画家余石先生、李建先生。以及上海大学的尤红斌教授、吴德勤教授、陈晓阳教授、张朝教授、肖福寿教授、赵正德教授、李英教授等。


本次画展,众多艺术家及出席嘉宾对于树斌教授的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高度评价。


开幕式嘉宾合影

于树斌、何家英与研究生们合影

左起:陈建辉、毛时安、何家英、赵静、于树斌


潘耀昌教授与于树斌一家



(注:以上画展内容由画家本人提供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