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媛到被监禁、捡垃圾度日的她最终用画证明了自己

发布时间: 2019-01-29 14:35 
分享到:


李青萍


垃圾场里,一位佝偻老妇在摸索着什么东西。

她身体瘦弱,腿脚不稳,走起路来,歪歪斜斜。


一块空白的纸片、
一个破损的麻袋、一个脱毛的画笔,

这些废物都被她当珍宝一样收入口袋里。


老妇寻到了一管挤得变形的颜料,“还能挤出来,还有些!”

她自言自语又小心翼翼的把颜料放入口袋,

这才心满意足的直起腰,驮着比身体还大的麻袋向家走去


文革时期的李青萍


这,是李青萍的亲身经历。


回顾三十年,李青萍的人生经历了最大的起伏和最深的低谷。


但不论是一代名媛,还是街头捡垃圾的老妪,她都没有丢掉手中的画笔。


年轻时的李青萍


李青萍,本名赵毓贞,上世纪40年代红极一时的美女画家,被称为美术界的“萧红”。其绘画水平可与徐悲鸿、齐白石等大师比肩。


左一为李青萍


1927年,李青萍正16岁,年少气盛。为了摆脱家中安排的同门联姻,这个倔强的女孩一气之下逃离了家乡,跑到武汉进入武昌艺专学习绘画和音乐。


当时,李青萍专修的是国画,但在具体的学习中,李青萍发现自己无法通过国画来表达自己心中的那股激情。


经过反复思考,李青萍决定转入西画的行列,进入上海新华艺专潜心学习西画。


经过新华艺专三年的系统训练,毕业时李青萍的绘画已具有明显的现代风格。


也正是在这里,李青萍遇到了自己一生亦师亦友的知音:徐悲鸿


当时,李青萍的恩师是汪亚尘,汪亚尘又是徐悲鸿的好友,二人私下里经常小聚。


汪亚尘


当时徐悲鸿已经是艺术界的大师了,有惜才之心的汪亚尘总是把李青萍也带去,希望她有机会能获得大师的指导。


徐悲鸿


徐悲鸿在看过她的作品后格外惊叹:

“她的色彩感很好,也很有灵气,透视和线条基础也不差。作品融入了国画的写意、江南民间美术、楚艺术的影响,这都是难能可贵的。”


徐悲鸿为李青萍作的画像


徐悲鸿的认可更坚定了李青萍学习西画的决心。


毕业后,李青萍在吉隆坡遇到了印度泼彩图画师沙都那萨


沙都那萨的绘画过程十分惊艳:把画纸铺在地上,约20多平米,把多种颜料倒入椰壳内,连同椰汁搅拌均匀,然后将颜料往纸上一次次泼去,如此再三,再用笔在纸上勾补一番。


这种全新、自由的绘画方式烈震撼了李青萍,从此,她便陷入这种强烈直接的绘画风格中无法自拔。


回国之后,李青萍新的绘画风格大受欢迎,徐悲鸿亲自为她拣选作品编制《青萍画集》。


1946年到1948年间,在齐白石、刘海粟等画界前辈的鼓励下,李青萍先后在上海、北平、台北等地举办画展,结交了各界的社会名流,迎来了自己艺术的第一次绽放。


左为李青萍


但这短暂的辉煌也给她今后的人生埋下了隐患。


李青萍为了办画展四处奔波,在一次返途中因身体不适,被困至泰国。


为了得到当地医院的救治,同行之人不得已谎称她是汪精卫家属,这“救命之谎”最后竟成了“祸害之源”。


新中国成立前后,李青萍受到了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双重调查。她的人生随之迎来最黑暗的阶段,不断地被调查,不断地进出监狱,长期忍受监管和批斗。


1952年至1982年,李青萍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疯子、乞丐,被当作“特务嫌疑”拘管,划为“右派”。


为了生存,她当过1年幼儿园保育员,捡破烂10年,糊纸盒1年,卖自来水5年。最难的时候,她只能靠当地寺庙救助度日。


“捡破烂是为了能活下去,活下去是为了能画画。”李青萍回忆当时的日子,说。


在如此艰难的日子里,她依然没有停止创作。由于材料不充足,李青萍难以得到层次丰富的色彩混合和变换,但大块原色的运用,反而形成了她的绘画特点。


她的画布更是随处可捡:小学生练习本、成年人的日记簿、会计用过的帐册、裁缝丢弃的布头、一张三寸黑白舞剧照片的反面、照相镜框的背板、麻袋、三夹板、塑料布、挂历、瓦愣纸、纤维板拆开的钱包、旧衣衫上的补丁、废弃的布头……这些都可作为她的画布。



1986年,李青萍终于获得“平反”,作为归侨,她每月可以领到20元,她的生活终于有了改善。


除此之外,她还得到了300元补发工资,这对于当时的李青萍,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几经思虑,她决心用这笔钱为自己办个画展。


那是历史上难得一见的画展:画框是李青萍和弟弟一起做的,粗陋低劣,小小的房间里,挂满了几百幅作品……


李青萍的画作前卫、抽象,耀眼的颜色宣泄着她满腔的情绪和灼热的生命,没有无病呻吟,只有真情流露,她用心血谱写的画作,让每一位观画者为之热血澎湃。


李青萍也终于在迟暮之年迎来人生的怒放!成名后的她,每幅作品都能卖到十几万,但她却选择将大部分作品捐献给了让自己沉浮一生的国家。


2004年,93岁的李青萍在荆州寓所去世。临终前,她说:“如果有来世,我还要画画。”


李青萍一生不婚不嫁、无名无利、无儿无女,她经历过鬼魂般的生活,却留下了光彩照人的艺术。


没有人能给她在画坛的地位下定义,也更没有人能复制她的人生。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