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炯模:用油画的色彩,探寻心灵的艺术

发布时间: 2018-09-14 09:39 
分享到:


闽江船 廖炯模 水彩 15×21.5cm 1960


在9月7日下过雨的上海,优画君拜访了上海美院老教授廖炯模老师的家。小区闹中取静。周边很繁华,但是到门口的时候,很宁静。


廖老师所在的老式住宅楼,没有安装电梯。对于八十多岁的他说,上下四楼并不方便。廖老师笑着说,当时刚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老啊。


北国风光 廖炯模 油画 80×100cm 1979年


凤凰木开花红了一城,木棉树开花红了半空

鹭江唱歌唱亮了渔火,南海唱歌唱落了繁星

——郭小川《凤凰木开花红了一城》


“您是台湾人?”这是采访那天问的第一个问题。“对的”廖老师说,说完之后,又强调了一句,“但是,我生在福建厦门鼓浪屿。”

 

那时候的鼓浪屿,还没有被商业化,人与人之间亲切友好,是一片单纯的净土。海边、山间、小巷……琴声、风声、人声……花草、树木、阳光……所有的一切至今都让廖老师无法忘怀。说到鼓浪屿的时候,廖老师的语气中饱含深情。

 

在鼓浪屿“花朝月夕”的环境中,廖老师度过了少年时光,也孕育出一颗热爱艺术的心。也许没有人教给他什么是真善美,但还有什么比鼓浪屿的真、善、美更好呢?


和廖炯模老师对谈


 “我的父亲当时参加抗日,暗处为孙中山先生办事,从台湾来到鼓浪屿。”台湾人的身份让廖老师在学校中受到一些同学欺负,当时的厦门还被日本统治,小学时的廖炯模就读在日本人创办的旭瀛学院,一旦在学校说国语就会被打。


毕业后,母亲带他去了李禧先生的私塾。这位老先生在听了他父亲的事迹之后,极为称赞,悄悄免去了廖炯模的学费。在西式教育和私塾教育的影响下,绘画与书法的种子扎根在了廖炯模心里。

 

岁月的印记 廖炯模 油画 73×61cm 2018


廖老师的成绩一直很好,几乎门门功课都是优、常年占据排行榜第一。绘画,小学时候偶然画的一幅画,在东京得奖;书法,得到了李禧先生的认可;音乐,更是他心之所系。对他来说,上大学不是难事。

 

那最后如何选择了美术呢?廖老师说,其实他当时最想学的是音乐,但可惜当时只有美术学院来鼓浪屿招生,同学也说“你美术那么好,去考呀!”。没想到也考上了,音乐只能就此放弃。

 

但廖老师在说到音乐的时候,还是兴致高昂。他称赞德沃夏克、舒伯特、阿炳,还给我们哼了一段旋律。这些都离不开年少时,鼓浪屿温柔的熏陶。

 

秋韵 廖炯模 油画 90×70cm 2013


2002年,廖老师和夫人在台湾办了一个画展,有人采访写“廖先生身在上海,心在台湾”。聊到这,廖老师说:“其实啊,我是身在上海,心在鼓浪屿。”

 

只可惜,现在年纪已经大了。廖老师的亲朋好友有的在福州,有的在台湾,还有的在国外。“想回也回不去了”他说。

 

江南农妇 廖炯模 水彩 39×55cm 1982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鲁艺是我的启蒙地。就在这里,我懂得了什么是艺术。”

 

鲁艺(东北鲁迅文艺学院,简称鲁艺,1958年改为鲁迅美术学院)在沈阳。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鼓浪屿的南方人来说,这里的环境比不上四季如春的鼓浪屿。但在这里,他内心充实,生活的非常快乐。这一呆,就是23年。

 

古镇僻巷 廖炯模 油画 116.3cm×90cm 1997


当时的鲁艺,采用的是供给制,非常朴素,一根铅笔一张纸都是发的。对学生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后来有各种运动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块净土,画画没有被打断。

 

从小成绩拔尖的廖炯模,在鲁艺依旧保持着自己第一的水平。在这里,他学到了苏联的契斯恰科夫体系,受到了欧洲文艺复新和各式各样的流派与大师的艺术影响,扎实学好了美术基础。优异的成绩让他得到了系主任的认可,毕业后,他直接留校成为了老师。也是在鲁美,廖老师创作出了《刘三姐》《甲午风云》等过目不忘的经典电影海报。

 

刘三姐电影海报


甲午风云海报


他说自己“什么都好”,可是后来才发现,“什么都好并不好”。

 

所谓术业有专攻,廖炯模成为老师之后,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道路。所以,他下定决心专攻素描和色彩。但对于书法,却从小坚持到了现在。在我们眼里,廖老师的书法作品可以称为是极好的,但是他不这么认为,他说:看看古人写的,只觉得自己像小学生。

 

水乡即景 廖炯模 油画 60×80cm 1999


廖老师在鲁艺教学生的同时,也进行自己的练习。素描是绘画中最基础的,里面包含了空间、造型、比例、结构、透视、虚实、调子。色彩又是他最喜欢的。儿时那明媚如画的鼓浪屿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这也就是廖老师为什么喜欢画油画的原因。只有油画,才能把他心中的光画出来。

 

但是越画,他越觉得油画真的太难了!“就像外国人学我们拿筷子一样,他们学书法,怎么学都与我们差一些,我自己学西方油画,学了这么久有时候还是差很多。”


苗族老伯 廖炯模 水彩 52×37cm 1977


陈丹青说“厦门有点意思,

出人才,这些人才不爱张扬,

默默做自己的事,结果都做成了。”


“当教师难,当画家亦难”。两者相兼,难上加难。“画家”与“教师”这两个身份,伴随着廖炯模从刚工作开始,直至退休。


廖老师向来倡导的教学理念有三点,一是扎实。“总不可能一进来就说自己要成为大画家吧,”廖老师说,“画要扎扎实实做画,人也要扎扎实实做人。”


二是因材施教。每个人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情趣都有差异,画画能教他们最基础、最科学的艺术技巧和规律,从而在尊重性前提下提升审美。


三是懂得真善美。教书,也要育人。“美术,不是丑术。它是美的,应该带给人真善美。”真即真诚,善即善良。对于什么是美众说纷纭,但总是有一定共通点的。


“画画需要学,但也不能全靠学,学我者死,破我者立。”潘天寿曾做吴昌硕学生,吴昌硕对他的评价是:阿寿,学我学的最像,离开我的时候,画风离我最远,三个字,“大师也”。青出于蓝,应该是要胜于蓝的。


桂林山水 廖炯模 油画 65cm×81cm 2013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顾城《一代人》


心中有光亮,生活才有光芒。艺术是心灵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当我们觉得眼前世界黯然无光的时候,就必须寻找能够滋润精神,慰藉心灵的载体,那就是——音乐、戏剧、美术。


当了这么多年画匠,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师。廖老师一直在美术中寻找心灵的光芒,“我还没达到,但我尽可能追求。”


文中画作为艺术家廖炯模作品

版权由艺术家本人所有

请勿侵权


采访 丨小醋  乐琛

撰文 丨 小醋 

摄影 丨 乐琛


 优画网:

简单艺术 简单生活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