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半百的她重拾画笔,看了的都说美极!

发布时间: 2018-10-29 11:12 
分享到:

左起 刘蟾 刘海粟 夏伊乔

 

刘蟾是刘海粟五个子女中的老幺,也是唯一继承父亲书画的人。



刘海粟很希望有子女能接自己的班,但作为父亲,他选择尊重孩子们的个人意愿。


走上画画这条路是刘蟾自己的选择,其间也不乏母亲夏伊乔的支持。

 

花态桃娇


小时候,家中总是宾客盈门,父亲刘海粟更多地属于他的朋友和学生们。


有学生来请教,刘蟾就在一边认真的听。


虽然母亲特意为她请了家庭教师教她钢琴,但比起学琴,她对父亲所忠于的画画更感兴趣,母亲遂鼓励她,让她去找父亲请教画画上的技法!


胭雨丰姿


有一次,刘蟾在毛边纸上临《石门颂》,很大的字,斗胆拿给父亲看,父亲看了十分激动。


对她说:“对,写字就是要从大字写起,先要把气吸收过来,搭好架子。”


刘蟾听着欣喜,从没见父亲这么激动过,心想或许是父亲觉得家里总算有个人可以跟着他画点画了吧。


独立人间


父亲在画坛上是泰斗级的人物,但对于孩子来说,画画是遵从天性的事情。


那一年夏天,看到母亲夏伊乔临摹的《八十七神仙卷》刘蟾看着就心生欢喜,想着自己也来画画试试。


刘蟾女士接受《人民书画院》聘书


就这样,刘蟾的一整个夏天都在拉线条中度过了。为了防止汗水漫漶,刘蟾在手臂上扎了块布继续画,非但不觉得苦,反而觉得很快乐。


可惜后来因为身体、工作、成家等诸多原因,刘蟾近20个年头没有动过笔画过画。 


浓抹春云


直到母亲中风后,回上海陪伴母亲的日子多了起来,和母亲接触的日子里,年过半百的刘蟾再次想起了小时候,她无法欺骗自己,内心一直以来对画画的热爱,遂选择让自己的人生“从头来过”。


2000年,她回到了南艺进修学习,跟着宋文治的弟子徐建明从基本功学起。


一种天香


南艺的老师们都表扬着她的“童子功”,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怎样的困境中。


怎么办呢?唯有“搜尽奇峰打草稿”,去黄山写生!



黄山之行回来后,刘蟾果然解开了迷惑她很久的困境,绘画功力长进不少。


这时,她才理解父亲十上黄山的意义,也明白了“黄山是我师”的真正内涵。 


作为“刘海粟的女儿”,她曾经有莫大的精神压力。她知道许许多多后来者未必能够超越父辈,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自己真心喜欢画画”。


实垂垂悬


当年朋友看到刘蟾的画,问父亲有什么感觉。


父亲当时就说:“一是女儿的压力很大,因为我名气太大;二是希望她青出于蓝,但不容易,顺其自然吧;三是女儿也是有她自己的想法的。”


父亲的开明以及母亲的支持让刘蟾顺应了天性,做回真实的自己,不再理会心中的烦扰,返璞归真,如黄山上的劲松,不畏风雪,亦无惧内心,傲然挺立!其画亦如此!


天姿国色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