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到30岁被骂“艺术叛徒”,便提笔写下了这些斗志昂扬的反击文字

发布时间: 2019-09-25 10:02 
分享到:

蔡元培先生在《介绍画家刘海粟》一文中指出:“刘君的艺术是倾向于后期印象主义,他专喜描写外光。他的艺术纯是直观自然而来,忠实地把对于自然界的情感描写出来,很深刻地把个性表现出来……拿他的作品分析起来,处处又可以看出他总是自己走自己要走的道路,自己抒发自己要抒发的情感。”



因为在教学中动用人体模特引起轩然大波,刘海粟曾被冠以“艺术叛徒”的恶名,他本人也曾写过一篇关于“艺术叛徒”的文章。重新阅读1925年,刘海粟还不到30岁的时候落笔的这篇文章,仍令人备受激励。


非性格伟大,决无伟大的人物,也无伟大的艺术家。一般专门迎合社会心理,造成自己做投机偶像的人,他们自己已经丧葬于阴郁污浊之中,哪里配谈艺术,哪里配谈思想!伟大的艺人,他是不想成功的,他所必要者就是伟大。


他那伟大,不是俗人的虚荣,不是军阀的战胜,是一切时间上的破坏,而含有殉教的精神。奇苦异辱,不能桎梏他的生涯;贫困寂寞,时时锻炼他的性灵。虽然在悲歌之中,也能借其勇气而自振,他实在是创造时代之英雄,决不是传统习惯的牺牲者,更不是社会的奴隶,供人揄扬玩赏。伟大的艺人,只有不断的奋斗,接续的创造,革传统艺术的命,实在是一个艺术上的叛徒!


现在这样丑恶的社会,浊臭的时代里,就缺少了这种艺术叛徒。我盼望朋友们,别失去了勇气,大家来做一个艺术叛徒!

什么主义的成功,都是造成虚幻之偶像,所以我们不要希望成功,能够破坏,能够对抗作战,就是我们的伟大!能够继续不断的多出几个叛徒,就是人类新生命不断的创造。



我现在要拿心灵强固之凡·高置之于艺术叛徒之首。凡·高是近代艺坛最伟大之画家,他是天纵之狂徒,他是太阳之诗人。


一八五三年三月三十日,近代艺坛之彗星凡·高诞生于荷兰之北部,他受完普通教育已经二十三岁了,因为家境贫困,就到美术商店去做事,但是他觉得那种买卖法和他的良心时时激斗,不愿欺骗顾客,不久就被店主辞退了。


那时适有学校要请法语教师,他就应聘去了。他看见许多贫困的学生缴不出学费,他也不忍再拿束修,更使他时时满怀着伤感,他最伟大的忠实的性质,不免刻刻叹息斯世之悲苦!所以他就去研究神学,要委他的身心向更善的方面去传布福音,他充满了爱和牺牲的精神,而与势利之社会苦斗!他更变过三次职业,他到三十岁才走上他艺术的大道。

1885 飛狐


他进了官立美术学校,只一两个月就出来了。因为那些传统的拘束的画法,他是不能受的。他只拿他独觉的心境,表现他那狂的天才!他一生最亲切而得益的,就是他的兄弟替他建筑了一个小画室,他才得日夕盘桓于画室研究他自己的艺术。


1887 巴黎郊外



后来他忽然到巴黎去,就认识了高更、贝纳尔一辈人。他雇了一个模特儿,是有五个儿子的寡妇,他可怜那寡妇贫苦,他就统统将他们收养了,但是他也是一个穷汉,这七个人的生活便十分困难。

1886 含著香煙的骸骨



他不避生活之恐怖,正是他肯定人生就是痛苦,那随人生而来之痛苦,凡.高知之而且爱之。他一生从事于美术的岁月,只有五年,在这五年的中间,他竟达到艺术的最高点,他的天才真令人惊叹!

1886 桌上的紫蘿蘭花籃



他那如燃之个性,酷爱色彩光辉,所以又离去巴黎到阿尔去了。他在灿烂闪烁的太阳下面,燃着了内心狂激的热焰,象风车一样转动他的画笔,令人观之虎虎有生气。这种飞跃而出之绘画,生命之泉也,其至高之情绪能使人奋发,能使人勇拔而慰藉,其所赐于吾人者,宁有涯涘乎?


有一回,高更和梵高一起画一位咖啡店的女主人,除了笔触和对色块的运用有共同点外,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仍然十分迥异。左:高更《阿尔勒的夜间咖啡店》;右:梵高《Ginoux女士》。

他常常欢喜在日光下露顶作画,所以他得了日射病,他的神经也就常常错乱。一八八八年,他约了高更来和他共同制作,忽然一时意见相左,生起争斗,顺着他强烈的感情,就要拿剔刀杀高更,高更避开回去了,他自己也懊悔了,竟就将自己的耳朵割下,人家就送他到精神病院里去医治。在医院里他仍画些室内画、庭园的景色以及许多想象的题材。

高更画的《梵高画向日葵》


他的健康回复之后,依着他兄弟的劝告,到奥弗的医师加歇的病院去疗养。奥弗的风景很美,他就在那里画了许多树森、小道、小溪等;他尤其欢喜向日葵,就在这时候画了不少向日葵。


保罗·加塞《临终床上的梵高》


他强烈的制作欲常常怂恿着他,他病好了不多时,他又到如火的日光下作画了。他的旧病复发,更没有元复的希望,他忿恨欲死,便拿手枪向自己的心胸射击,医师来看他,他也不恐不怖不说什么。

1887 成雙入對


到一八九O年的七月二十八日,他那三十七年的短生涯,便就终结了!他可爱的兄弟也就跟了他发狂死了。加歇医师将他的遗骸葬在一个寺院里,并在他的墓上种了一丛向日葵,这真是狂的天才热爱太阳的一种象征!

1887 花魁


可爱之凡·高,多数之人,都爱他艺术之伟大,然他那伟大,远逾一般艺术家之伟大;凡·高之创作,皆表现其生命与太阳不枯涸之源泉。彼伟大强烈之精神,足以与太阳光辉争荣,故彼一生研究太阳光辉,在他的线条里色彩都有热烈之光辉恒久存在。他虽一生穷苦无聊以度其生涯;然其因艺术而死;因太阳而死,此种光荣之死,照耀千古,实为最伟大之勇力。

梵高 夜晚露天咖啡馆


狂热之凡·高,以短促之时间,反抗传统之艺术,由黯澹而趋光辉,一扫千年颓废灰暗之画派,用其如火如荼之色彩,自己辟自己之途径,以表白其至洁之人格,以其强烈之意志与坚卓之情操,与日光争荣,真太阳之诗人也!其画多用粗野之线条和狂热之色彩,绯红之天空,极少彩霞巧云之幻变,碧翠之树林,亦无清溪澄澈之点缀,足以启发人道之大勇,提起忧郁之心灵,可惊可歌,正人生卑怯之良剂也!吾爱此艺术狂杰,吾敬此艺术叛徒!  


1888阿爾的舞蹈會場


一九二五年一月十日于槃槃阁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