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太郎 | 艺术是TNT

发布时间: 2019-03-07 09:44 
分享到:

“人家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冈本!”


据说,宇宙起源于一次星际大爆炸,谁能想到艺术也是呢!人家都是艺术源自生活,冈本太郎的艺术却源自一场场“爆炸”。


艺术就是爆炸” ——冈本太郎


(至今屹立在大阪万博纪念公园的《太阳之塔》和涩谷车站的《明日神话》就是他和艺术联手的经典“爆炸”风格。)

太阳之塔

 

你可能会奇怪,他又不是蔡国强,艺术和爆炸能有什么联系?当然是有关系的,作为曾经定下必须追上毕加索为目标的冈本太郎,“爆炸”可是他的必杀技!

 

“我就是我,和你不一样的烟火”


冈本太郎祖父冈本可亭是著名书法家、父亲是日本漫画鼻祖冈本一平、母亲是日本大正、昭和初期小说家、诗人、佛教研究家冈本可能子。


小时候的冈本太郎


冈本太郎受家庭影响从小喜欢画画,中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系进行学习。1929年,随着父亲一平作为《朝日新闻》的特派员去巴黎采访,全家人和父亲一起搬去巴黎。太郎也随之进入巴黎大学学习,并结识了布朗库西、蒙德里安、米罗、康定斯基等人。



作为一名日本人,太郎骨子里还是“菊与刀”,油画是西方的艺术但也只是一种表现形式,他一直在寻找一种真正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语言。



1939年当他在巴黎的画廊看到了毕加索的绘画《水壶和水果盘》后完全被其震惊到,心潮澎湃的他暗叹毕加索的厉害,决心找到一种能追上并且赶超毕加索的绘画语言,为自己定下了“超过毕加索”的目标,画风也转向了抽象派。


“与毕加索还是有点距离啊!”


1951年11月7日,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看到绳文火焰土器,他再一次的体会到了当年看毕加索画作时灵魂被轰鸣的感觉。有一股原始又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他,让他停不下按快门的手,心中发出难以抑制的赞叹。


“那天,我偶然去了上野的博物馆。在专门展示考古学资料展示的一角,我看到完全不可思议的东西。那里有一种卓绝而强烈的表情向我逼近。”(“自传抄·挑战”,《读卖新闻》)

 


翌年,他就在美术杂志上发表题为“与四维的对话——绳文土器论”文章,也是因为这篇文章的影响,日本美术史开始从绳文时代介绍日本美术,太郎开始成为民众所熟悉的那个太郎。

 

“太阳之塔啊,我将力量传达给你,今后也请你照看着这片土地吧!”


作为绳文土器最大特征的隆起纹,或激烈,或钝重,纵横交错,奔放热烈地展开,沿着它的走向,我们会看到它们时而纠缠,时而分解,时而沉入混沌,时而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穿越所有的事件,逃遁于永远延伸的回归,而和弥生土器相比,弥生土器的纹饰被控制在安稳的均衡之中。绳文土器明显是移动民族的冒险。


更具有冲击性的,是整体形态难以置信的反对称,这完全是异想天开而充满活力的,它的表情经常突破界限。以一个非对称的面为起点,这会使观众开始产生一种冲动,那就是必须在土器的周围转圈观看,而随着视点的移动,会发现那意想不到的意象的展开。”(冈本太郎“与四维对话——绳文土器论”,《美术手贴》794号)

 

激烈地追逐、互相重叠、互相覆盖,隆起,下降,盘旋的隆线花纹。无论什么地方,都洋溢着充满执拗的迫切酿成的紧张感。那尖锐的神经纯粹透明。那种魄力,让经常主张艺术的本质应激越地超越自然的我,禁不住也要尖叫起来。”(同上)

 

之后太郎借鉴了绳文土器的力量。


太郎的代表作《明天的神话》中就充满了绳文土器那种生死相邻的冲击性、紧张感及尖锐神经的透明战栗的感觉。



这就是太郎所想要的,将那些内在的东西明明白白的显露在外,并用更强烈的方式表现出来,就像肉眼可见的TNT,只需要点燃火线,然后“嘭”的一下把所有都定格,瞬间却也永恒


坐落在东京的冈本太郎纪念馆


《明天的神话》之于太郎,正如《格尔尼卡》之于毕加索,太郎被称为日本毕加索不是没有理由的,他让那些日本主流艺术中一直不接受他的人看到了他艺术的魔力。终其一生,太郎没有加入过任何一个流派,独善其身;他作品类型也不限于画作,涉猎到雕塑、摄影甚至家具方面。作品中所渗透出来,源源不断的坚持和那股顽强发生命力,令不知“艺术”为何物的大众,在其作品面前俯首,也让不认可他的人为之倒戈。

 


在樱花之国, 即使百年后太郎的《明日的神话》和《太阳之塔》依旧被人们赞颂,当人们穿行其间,不自觉就会注意到冈本太郎倾注在作品中的艺术感染力。

 

明日的神话


《明日的神话》被存放在涩谷车站内,曾被名为Chim↑Pom的艺术团体偷偷涂鸦过。出于对太郎的喜爱,群众对这件事极为反感(画作没有被破坏),反倒是冈本太郎纪念馆的平野馆长温和的说:“如果太郎还活着的话,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当然啦,小事情,不生气。”


太郎这个内心柔软的家伙,还真是让人尊敬又喜爱啊!

 

“没错就是我本人了”


作为一名艺术家,冈本太郎的生活态度和他的艺术如出一辙,既是灵魂的碰撞,更是生活在当下的“爆炸”。


和梵高一样,冈本太郎认为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但他从来不惧怕毁灭:


“很多人心有不安地说,人类可能会灭亡。也有人乐观地坚持说,不,绝对不会灭亡。我对这两种说法同样感到生气。就算是灭亡了,不也很好吗?


我觉得,灭亡是理所当然的。……人类总有一天会灭亡。生物有繁荣,就有灭亡,认为永远不会灭亡的人才奇怪。


人类出现在了世界上,当然是以总有一天会消失为前提的。……死也好,生也罢,在每个瞬间竭尽全力就好。

 


活在当下、释放内心的能量,让内心的小宇宙随时爆炸,才是最好的状态:


“想做一件事,可是会不会坚持不下去,会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


别想太多!无论是一时兴起还是什么,都不要紧。一旦受到吸引,就别考虑什么计划性了,无论是什么事,只要自己想做,只管一心钻进去就行……即使中途放弃了,也别想着自己竟然放弃了。


想写日记的时候,别想着能不能坚持下去,重要的是动笔写,没必要让写日记成为一个义务……


或许计划常常泡汤也是一种计划呢……


因为,你正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尝试自己的命运。这也是一种计划。这样才更有趣!


东京多摩陵园,冈本太郎之墓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