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职员也有艺术春天

发布时间: 2019-03-07 10:06 
分享到:

“他的作品即便放在故宫里也是精品,他是我们民族的光荣。”


——潘絜兹先生


黄秋园


黄秋园生前困顿,

远离名利,不求闻达,

一生大半都在银行做着小职员,

却默默地献身艺术,

名不出乡里,

直到逝世后的第七年,

他的遗作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全国画界才惊呼:

大师竟然奇迹般地被发现。

连一代宗师李可染都扼腕长叹:

“国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




很小就酷爱画画的他,

7岁就已经在临摹《芥子园画传》。




父亲看在眼里,

便拜托好友左莲青教孩子作画,

这位教过傅抱石的先生

看孩子绘画悟性极高便一口应允。



但最终因为家境贫寒,

读完中学的黄秋园失学了,

转而进了裱画店做了一年学徒工。



这一年的学徒经历,

让他有机会接触到大量的古今名画作品。




他异常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

有一点时间就刻苦临摹,

收获自然也颇丰,

“转移摹写”的技能突飞猛进。




裱画店的工作,

也让他认识了众多的收藏家和购画人,

这些人看到黄秋园的画作极为震惊,

竟然开始求购他临仿的古画。



在这样的因缘巧合下,

临仿古代名家的作品成了他的职业




就这样19岁的他开始卖画为生,

画作一时间也颇为畅销,

但光画画不仅不稳定,

也养不了家。


于是24岁那年,

在伯父的介绍下,

他考入江西的裕民银行做了文书,

一直到1970年退休。



黄秋园的儿子黄良楷回忆道:

“父亲每天除了工作、吃饭、睡觉,

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绘画上。”

一生对绘画的投入程度,

足以衬得起“痴迷”二字。


几十年默默如一日,

不多地出现在公共视野中的一次,

是抗战期间在赣县参加的抗日义卖画展,

所有作品被抢购一空。




毕生不因人热,

忠于艺术的努力,

让他由乱古人之真终至借古开今


晚年独创别于历代名家的新技法“秋园皴”而且编著了《中国山水画传统技法》一书。



董其昌尝言:

“凡大家神品,必于皴法有奇。”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

黄秋园逝世太早,

体现此类皴法的作品不多。




65岁时

这个不起眼的“银行小职员”就离世了,

他一生都没亲见自己在

艺术上获得的成就与赞扬。



“父亲一生无欲无求,除了每天都要泡半天茶馆外,

就是写字画画。

但临终前却郑重的交待,

希望在他死后能为他办个画展。



在1986年的春节,

当他的作品被正式拿到北京展览,

刚开幕的时候,人们一看黄秋园?

谁?听都没听过。



随后几天中央美院的师生开始议论起这个人物,

好多开始不屑一顾的人,

后来又返回去看他的画展


当时远在法国的刘海粟,听到国内出了个大师的消息,于是一回到北京,就提出要看看黄秋园的画作,


看了一眼竟脱口而出:好,大师!




要知道颇有几分自居自傲的刘海粟

讲大师是不容易的。

随后他还亲自写信给江西省委,

称黄秋园是江西人民优秀的儿子,

是中华民族杰出的艺术家。




李可染在参观画展后,

找到黄秋园的长子黄良楷说

我很敬佩黄先生的画,

想用自己的一张画,

换黄老的一张画。



他还亲自书写了一段题跋:“黄秋园先生山水画有石溪笔墨之圆厚、石涛意境之清新、王蒙布局之茂密,含英咀华,自成家法。苍苍茫茫,烟云满纸,望之气象万千,朴人眉宇。二石、山樵在世,亦必叹服!”


这样的评价出自李可染大师之口,也极为罕见。



这个生前名不出乡里的“小职员”,

就这样因为身后的画作,

才被人们奇迹般地认识发掘。


人民美术出版社、台湾锦绣出版社联合出版的

《中国巨匠美术周刊》中

把黄秋园列为自晋代、唐、宋、元、明、清

至近代的一百位中国美术巨匠之一。




黄秋园的画,

成为了中国美术馆、

中国画研究院等地方的珍贵藏品;

他教学生的画稿,

也成了中央美术学院的长期示范教材。




1987年中央美术学院

追聘秋园先生为名誉教授,

中国画研究院追聘秋园先生为荣誉院委委员。



一辈子沉住自己、籍籍无名,

默默耕耘不问收获,

直到身后7年才有人发现他的惊人杰作,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中国还是出了黄秋园。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