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们能将猫画得多丑?

发布时间: 2019-06-03 17:22 
分享到:

今年五月,网红“不爽猫”Tardar Sauce不幸去世,享年7岁。



在它短暂的猫生里,凭借着一副天生特不爽的表情红遍网络,在全球俘获了大量粉丝。



 斯坦李和不爽猫


就在最近,一只新晋网红喵Loius大有继承Tardar Sauce的不爽名号之势,不同于Tardar 因为疾病形成的独特表情,Loius 天生的容颜则丑出了网红猫新境界。


炯炯有神的大眼


恰到好处的威严


狂乱不羁的须发

“下一任网红就是我了!”


在艺术史上,也有不少像Loius这样的存在成为了艺术家们的灵感缪斯。


“我是缪斯,我全家都是缪斯”


那么在这些缪斯的协助下,艺术家们能将猫画得有多丑?


首当其冲是一群来自中世纪的画猫好手,他们笔下的猫个个骨骼惊奇,天赋异禀。


蝙蝠脸猎手与它的不明生物


心是孤独的琴手


猫薄荷过量后


“教会就交给我了,您就安心去植发吧”


在美好的春日,盛妆出行


中世纪的猫们之所以能有这么多匪夷所思的形象,除了在艺术审美上的限制(想想中世纪的人物画)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教会对猫的“恶意诽谤”,猫昼伏夜出的习性让它被指责为是“魔鬼的化身”。


舔屁屁,


参与邪教仪式,


组织密谋集会。


尤其是可怜的黑猫们,它们被视为不详,在中世纪后期遭到了大量屠杀。在宗教势力之下,猫在画作中的形象也被丑化。直到十八世纪时,欧洲人才终于恢复了理智,结束了对猫的迫害。


如果说中世纪画作里的丑猫来源于宗教势力的被害妄想,那么在现/当代艺术家笔下,则全然是为了艺术的创新。


吃鸟的猫——毕加索

本喵实力演绎立体主义式的凶悍!


猫与鸟——保罗·克利

“人家的鼻子是爱心哟~”


猫胡子——胡安·米罗

像雾像云又像风~


线条的舞蹈——斯坦伯格

达利扮演的反社会喵?


自画像——藤田嗣治

猫:“藤田,你给我好好画哟!”


黑猫——弗雷德·阿里斯

优雅的长脸透露着忧伤


外国艺术家们画猫如此,中国艺术家画的丑猫们则演绎着东方古典的喵之韵味。


杂画册之猫——八大山人

“站如松,行如风”


猫石图——八大山人

“天喵合一”


仕女图——张震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狸奴——无款

少年老成,必成大器


在颜值评判白热化的现代社会,丑猫们仍可以大行其道,网络上猫咪选丑大赛也颇受欢迎,大概唯一可以逃离人类审美魔咒的就是这些毛茸茸的生物了。


但丑不丑,猫才不当一回事儿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