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收藏第一人,散尽千金护国宝

发布时间: 2019-10-28 10:05 
分享到:
有人说:张伯驹——这名字,要么不知道,只要知道了就难以忘记。

 
故宫博物院的馆藏中,有近一半顶级书画为张伯驹所捐。他出身显贵,却低调如迷;他家财万贯,却散尽千金;他贡献卓著,却淡薄名利。他是中国最后的收藏贵族。


1


民国贵公子



张伯驹,1898年出生在河南项城,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张镇芳之子(过继,生父张锦芳),也是袁世凯的表侄。
 

张伯驹自幼天性聪慧,七岁入私塾,九岁能写诗,熟读经史子集,且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被誉为“神童”。家世显赫,能诗会文,除此之外,他长得还好看。17岁那年奉父名进京拜访袁世凯,袁世凯见他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大为欣喜。当下便赠与锦衣珍裘、典籍作见面礼,还邀请他“将来来府里当差”。
 

这样一位标准的“高富帅”可谓前途无量。从袁世凯专为贵胄子弟办的混成模范团骑科毕业后,被父亲送进军阀曹锟、吴佩孚等部,先后任过提调参议等职,还曾一度做到旅长,风光无两。他与末代皇帝溥仪的族兄溥侗、袁世凯的次子袁克文、张作霖之子张学良,被并称为“民国四公子”。
 
然而官场中的尔虞我诈让张伯驹心生厌恶,1925年,28岁的张伯驹不顾父母的反对,脱下了军装,辞去一切职务,醉心于诗词、书画与戏曲之中。
 
张伯驹字画

不久之后,张镇芳因病去世,张伯驹理应继承家业,管理父亲创立的北方第一家商业银行—盐业银行,但张伯驹对金融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挂了以个总稽核的闲职,不理任何实务。
 
正如章伯钧所说:“中国文化有一部分,是由统治阶级里最没出息的子弟们创造的。无心从政与从商的张伯驹,在字画收藏中“玩”出了大名堂。
 
2


天下收藏第一人



张伯驹虽是富家子弟,但他生活简朴,为人低调。他的老朋友孙曜东回忆他说:“张伯驹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穿丝绸,也从不穿得西装革履,长年一袭长衫,而且饮食非常随便,有个大葱炒鸡蛋就认为是上好的菜肴了。他对汽车的要求是,只要有四个车轮而且能转就行了,丝毫不讲派头。”这样的简朴低调的行为让他在他那些非富即贵的圈子里常常被认为是怪人。
 

对物质的欲望寡淡,但是张伯驹对艺术却有着极大的追求。在书法、绘画上都有着很深的造诣,除此之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古董收藏。相比于生活上的简朴,在收藏上,他出手极其大方。
 
这一切都要从他30岁那年遇到的一件书法作品开始。

那一年,他他偶然到琉璃厂游玩,看到一块康熙早年题写的“丛碧山房”匾额,匾额残破字迹缺损,但正中“康熙御笔”的朱文印完好,张伯驹想都没想,出手一千大洋当即买了下来。后来更是以“丛碧”为号,自此走上了古字画收藏之路。
 
由于出手阔绰,张伯驹的名号很快在收藏界风生水起。他学识丰富,眼力过人,收来的字画藏品非精即稀:

《平复帖》—中华第一帖,中国最古老的书道瑰宝。
《游春图》—中国现存最早的画作,有“天下第一画卷”之称。
《上阳台帖》—”诗仙“李白唯一传世真迹。
《百花图》—中国第一位女画家的存世之作。
《雪江归棹图》—宋徽宗赵佶所绘。
《张好好诗》—唐代诗人杜牧的书法作品。
《道服赞》—宋代范仲淹的真迹。
《诸上座帖》—宋代黄庭坚书法珍品。
   ······
 
这些收藏,几乎都是孤品,堪称国宝中的国宝。
 
他也由此被誉为“天下收藏第一人”
 
但是张伯驹玩收藏,只收不卖,只做赏玩。为了这些收藏,他也从家财万贵变为家徒四壁。
 

3


千金散尽终不悔



当时时局动荡,国宝外流的事情常有发生。在遇到中华第一帖——《平复帖》前,张伯驹听闻唐朝的古画《照夜白图》以一万银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英国古董商人,后又在商人手中辗转,最后到了美国的博物馆里。
 
西晋 陆机《平复帖》 故宫博物院馆藏

张伯驹心痛不已,他坦言: “不知情者,谓我收罗唐宋精品,不惜一掷千金,魄力过人。其实,我是历经辛苦,也不能尽如人意。因为黄金易得,国宝无二。
 
遇到了《平复帖》,当时的所有者溥儒表示需拿20万银元来换。张伯驹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为此也无可奈何。
 
到了1937年,张伯驹在从天津回北平的火车上偶遇了同为收藏家的老友傅增湘,张伯驹从傅增湘那里得知溥儒的母亲去世,溥儒正在筹钱办理丧事。老友建议张伯驹可以此时求购《平复帖》。

但张伯驹不愿乘人之危,他愿意先借一万元给溥儒,《平复帖》可先做抵押。
 
到了北平的第二天,傅增湘就把《平复帖》抱到张家。他说:“溥儒要价四万,他的意思不用抵押,一次买断。”就这样张伯驹终于买下了《平复帖》。

1945年,溥仪被俘,混乱中不少珍贵文物散落民间,《游春图》被北京一古玩商马霁川从东北觅得。1946年,张伯驹得到消息,马霁川正为稀世珍宝《游春图》寻找买主。张伯驹担心国宝流失,立刻建议故宫博物院出面收购,无奈当时故宫经费不足。
 
《游春图》局部

为了筹够买画的220两(近7000克)黄金,张伯驹将占地15亩的豪宅卖给了辅仁大学,这是张伯驹最喜爱的一所居处,住了十余年,此宅原为清末当红大太监李莲英所有。
 
就是这样一座豪宅还是不够换回这张稀世名画,张伯驹夫人潘素变卖了自己的首饰,才终将《游春图》购得。
 
 
之后,张伯驹一家就搬到了旧宅承泽园。就这样,张伯驹卖房卖地,卖潘素的珠宝首饰,耗尽了万贯家财。在战乱时,为护这几件国宝,他们夫妇曾将画卷缝在棉被里......前前后后张伯驹收藏保护的顶级书画多达118件。
 

张伯驹在《丛碧书画录序》中自述道:“予生逢离乱,恨少读书,三十以后嗜书画成癖,见名迹巨制虽节用举债犹事收蓄,人或有訾笑焉,不悔。” 
 
 
4


还珠于民


 
视国宝为生命的张伯驹,在新中国建国之初,就将自己藏品中的顶级珍品赠送给了国家。其中就包括《平复帖》和《游春图》。
 
无偿捐献后,政府欲奖励其20万元,但张伯驹婉言相拒,分文未取。文化部只好给他颁发了一张奖状。
 

很多人不解,张伯驹却说:“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则是予所愿也!今还珠于民,乃终吾夙愿。
 
对于张伯驹来说这些藏品是历史的见证,也是文化的传承,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遗产。这些文物能够为他所藏,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责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样大度与超然是属于中国文人的气节。
 
1966年,“文革”席卷全国,掀起“打右”风潮。张伯驹也被打成“右派”。解放前的张家,仅管家就有10位,那时的张伯驹,拥有无数书画珍宝,可文化大革命使得他们只能靠亲朋的接济度日,可这样的落差和磨难并没让他怨天尤人。
 

1982年初,张伯驹84岁,生活窘迫,去餐厅点餐,只点一碗汤,两片面包。他喝过汤,缓慢从容的将面包涂上黄油和果酱,用方帕包好,带回给病重的妻子。
 
这一幕被画家黄永玉撞见,后作画—《大家张伯驹先生印象》,称其清贫之中不失贵族之气。
 
 《大家张伯驹先生印象》—— 黄永玉

去年,故宫博物院为纪念张伯驹诞辰120周年,策划了张伯驹专题展,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赞他“他所代表的,是中国文人的博雅通脱,更是一种以弘扬中华文化为己任的使命感、无私奉献的精神和崇高的爱国情操。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